主页 > 澳门今晚特马开奖果 >
旗杆岭浴血杀敌勇将军壮烈殉国
发布日期:2021-09-14 18:15   来源:未知   阅读:

  去年五月,李家钰的三儿子李克林(前排左二)等后代来到旗杆岭纪念凭吊李家钰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全面侵华。是年,45岁的李家钰写下此诗,主动请缨北上抗敌。其部随后改编为第四十七军,出川抗日。之后,他浴血奋战,击杀日寇。

  因为坚信“只要抗日就是对的”,他对蒋介石“进攻八路军”的命令,敷衍应付,甚至邀请,为自己部队讲授游击战术。

  1944年河南会战失败,李家钰为掩护大军撤退,不幸以身殉国,被国民政府追认为二级陆军上将。

  “男儿欲报国恩重,战死沙场是善终”,李家钰用生命实践了他在全体将士面前的誓言,也铸就了一个爱国血性军人的传奇。

  198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其为抗日阵亡革命烈士。2014年9月,李家钰被列入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陕县张汴乡南寺院村外,果木葱郁。站在村头旗杆岭上,风一吹,一下凉快了不少。只是你愈靠近,愈能感觉那团炙热。

  71年前,就在这个豫西小山村,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战死沙场。

  “记得是上午9点左右,外面响起枪炮声,山沟里能听到‘轰隆隆’的回声,我们全家躲在山洞里不敢出去。”82岁的张狗巷是南寺院村的老支书,李家钰牺牲的那一年,他11岁,依稀有些记忆。

  老支书说,战斗停止后,他们已在山洞里窝了一天一夜,“饿得要命”。而后,在回村的路上,他“见到地上到处是血、弹壳和一些军装。”

  “他是为掩护友军转移,中了埋伏才牺牲的。”陪同大河报记者采访的陕县县委党史与地方史志办公室原主任刘全生说。

  战役爆发之初,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和副司令长官汤恩伯先行撤离,造成军队“豫西大溃退”,37天时间连失38城,国民革命军只得紧急撤向豫西。西撤人员中,便有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的李家钰。

  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李家钰并没有一味退缩。5月11日,他率部沉着应战,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成功阻击日军,为各路友军撤退赢得了宝贵时间。17日,李退至陕县李村乡一带,当晚,与西撤的将领刘戡、张际鹏等人会晤后,被推举为指挥官。不想,他却主动率部殿后,掩护各部。

  21日,李家钰与总部少量人员行至陕县张汴乡南寺院村旗杆岭时,突闻对面安家山头枪声大作,才知误入日军的伏击。李家钰急令部队分两路抢占阵地还击,并高呼:“今天报国的日子到了!”

  然而,日军居高临下,对川军的作战行动一目了然。不思躲避、身着黄呢军装的李家钰,频繁出现在阵地前沿,更成了敌人射击的显著目标。激战中,李家钰头腹部被击中数弹,虽奋力坚持,但终因流血过多壮烈殉国,时年52岁。

  “那年我13岁,正上初中”,李克林告诉大河报记者,父亲的遗体被护送回四川老家后,他并没有看到父亲的面容,只见到被鲜血浸透的殷红血衣,上面还有子弹洞穿的痕迹。

  北上抗日,他曾在将士和民众面前慷慨赋诗:“男儿持剑出乡关,不灭倭寇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是青山”;

  接待前线劳军民众,他亲手写下字幅:“男儿欲报国恩重,战死沙场是善终”……

  “七七事变”后,面对日寇侵略,满腹民族义愤的李家钰,置生死于度外,做好战死沙场的心理准备。

  当时身在四川,远离抗战前线的李家钰主动通电国民政府,请缨杀敌,“誓当执殳赴难”。9月,李部被改编为第四十七军,从西昌出发,徒步北上抗战。

  1938年2月,日军纠集约万人,直逼山西东阳关及长治城。李家钰得悉后,即命驻东阳关的一七八师师长李宗,加强东阳关阵地的防守,“俟敌来犯,即予歼击”。

  据时任第三十六集团军参谋长张仲雷生前回忆,2月14日,日军到达该地,先以榴弹炮轰击,继以机、步枪密射,进行搜索性的侦察射击,之后步兵向前挺进。一时间,枪炮声大震,各处弹痕累累,房舍倾倒,窑洞陷塌,民众负伤。

  而在此时,李家钰率领的川兵趁日军立足未稳,以突击队展开夜袭,敌猝不及防,被打死数十人。之后,日军便集中兵力重点向川军阵地猛扑,双方激战,川军终因伤亡过重,放弃东阳关。

  20日,日军集中火力,向长治城北门发起强攻,川军官兵依据城垛,奋力抵抗。

  当时部队所用为川造步、机枪,迫击炮等,不仅命中率低,且常常卡壳,但官兵斗志却丝毫不减。战斗持续至午后,北城门被敌攻入。战士们开始凭着血肉之躯,与日军在城内各个角落展开巷战。21日夜,李家钰见部队弹尽援绝,命部下将兵器毁坏,勿资敌用,撤出长治城。

  长治一战,敌我伤亡均在千人以上。事后,中央通讯社电称,虽然李家钰部“军器械不如敌军之优越,然官兵牺牲之精神,莫不令人敬仰。”团结抗日,邀请讲授游击战术

  爱护百姓,团结中共,胸怀民族大义的李家钰,在惨烈的抗战征程中,留下诸多佳话。

  1938年春,他亲自邀请为第四十七军营以上干部讲授游击战术,并要求受训人员在实战中推广使用。1939年秋,他又派侍卫副官孟体富、营长樊德厚等十余人,到八路军驻地学习。并亲自主持本军各级军官游击战术的训练。

  1940年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去延安。经其驻地时,李家钰特留朱德住了一晚,两人就联合抗日事宜谈至深夜。第二天,他派了一个营护送朱德过封锁区,直送至黄河渡口。

  自那以后,李家钰开始对蒋介石分裂抗战阵营、打击进步力量极为不满,并对蒋介石密令其“寻机袭击八路军的游击队、建立准备迫害中共的秘密档案”等事一概置之不理,只是敷衍应付。

  除对的友善态度外,李家钰还极其爱护驻地百姓,严格军纪,力戒部队扰民。

  他曾对到访的渑池县县长说:“我在渑池县的守防部队,如有扰乱百姓的行为,你以军法官的身份办他们好了。”

  据刘全生在新安县走访得知,李家钰部驻扎新安期间,与百姓关系甚好。他除了派部队积极守卫黄河护佑沿岸群众安全外,还在困难时赈济民众。当地百姓不仅把房屋腾出来给部队住,打仗时还自发给部队送口粮,有时还帮忙运送弹药。

  如今,在四川,在河南的陕县、新安等地,李家钰将军的抗战传奇,正被越来越多的后人发掘和传颂。

  (本文采写得到三门峡市委党史办翟龙、三门峡日报社尤黎明、陕县县委宣传部王绍刚的大力支持,还参考了三门峡市党史办编撰的《崤函抗战》、沐云著《英烈忠魂永铭》等书籍资料,特此表示诚挚感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